不甘寂寞的媽媽 - 色狗综合成人网

 (1)

  首先介紹一下我們家庭的情況,我有一個姐姐,爸爸,媽媽和我。雖然我家

是農村的,但是因為家裡有一個小賣部,媽媽天天在小賣部中,不用出門做農活

的原因,顯得年輕了不少。

,柳眉黝亮細長,鼻樑挺直秀氣,朱唇嬌豔豐潤。那張如鵝蛋般圓潤的俏臉幾乎

沒有任何瑕疵,皮膚也細膩白皙,體態豐滿而勻稱,沒有絲毫贅肉;特別是她那

對高聳的乳房還依舊圓碩堅挺,雙腿也仍然修長豐盈。

  一直媽媽對我都要求嚴格,我是村裡為數不多的高中生,是媽媽的驕傲。

  我以為有這樣的媽媽而感到自豪,一直到有一天……

  在高中我開始接觸電腦,開始接觸到不少的亂倫小說和影片。

  從小在農村長大的我,哪裡受到過這樣的刺激。從此經常上網看黃片和黃色

小說,看完後跑到網吧的廁所想著媽媽打手槍感覺也是一件樂事。高中三年就在

這種混亂的日子中度過,最後不出所料我高考失利,就在那個炎熱的夏季,我發

現了我這輩子最難忘的事情。

  那是一個炎熱的晚上,電風扇無力的吹著熱氣般的風。我想到我以後的人生

,總是難以入眠,不知道以後該何去何從。大門響起了急促的敲門聲,我在想這

麼晚了還有誰要買東西啊。「等了一下!」

  媽媽喊了一聲就起來了去前面的商店,我也順著燈光去上了個廁所上個大號

。等了好長時間時候媽媽還沒有回來,看了一下牆上的表已經淩晨2 點了,我想

不會遇到小偷了吧。雖然農村沒什麼小偷,但是媽媽一個人在家還是去看看好。

  我就去了前面的小賣部,一看媽媽不在。我正納悶呢!商店門響了,我想不

會是小偷吧,我趕緊躲在了櫃檯裡面。媽媽和一個小個子男人走進來了,媽媽現

在穿著T 袖和及膝的裙子。

  「騷貨!剛才爽吧,好久都沒有搞你了,你的小屄還是那麼多水」一個男人

說。

  「你都出去打工一個多月了,我好長時間都沒做過了,還是年輕人好,搞的

人家好舒服」媽媽說。

  一下子我腦子蒙了,好像血液全部都湧到了腦袋上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哎!你回來了,俺家小剛他爸呢?」媽媽問。

  那個男的嘿嘿笑著說,「你家那口子,還在火車站呢。閒打的太貴,想等明

天做汽車回來。」

  這下我知道了那個小個子男人是狗蛋兒,因為爸爸是和狗蛋兒一起出去幹建

築隊的。我們這裡離火車站很遠的,如果晚上回來的話,一般都會熬到天亮的時

候做長途汽車回家。這個狗蛋兒和我是同學,因為學習差,小學還沒畢業就到外

邊打工了。因為個子太低家裡太窮,始終都說不下媳婦。

  我剛回過神來,看到媽媽害羞的說,「你那麼著急回來幹什麼,多花那麼多

錢。」

  狗蛋兒手不安分的隔著T 袖抓住了媽媽的肥乳揉捏著說,「幹什麼,幹你唄

。麗麗,趕緊裙子掀起來,我又想幹你了,騷貨!」

  媽媽著急的說,「我兒子還在家呢,我們還是到機井房那裡吧?」,機井房

就是農村地灌溉設施的房子,我們村裡的機井房在村裡後面的坡上。

  狗蛋兒說,「不去了,你聲音小一點就行了,這次搞完我就回去睡覺了!」

說著把媽媽按在了買冰激淩的櫃子上,媽媽半推半就的爬在了冰櫃上。

  狗蛋掀起媽媽的裙子,就把雞巴插進了媽媽的騷屄裡。

  「啊……」媽媽長嘆了一下。

  狗兒就開始操弄起來了,啪啪的撞擊聲在這個寂靜的夜晚顯得那麼淫蕩。原

來媽媽這麼淫蕩,連內褲都沒穿,我躲在櫃檯裡面擱著窗戶看,情不自禁的掏出

自己的已經套弄起來了。

  狗蛋兒正從背後緊貼著我媽,我媽上半身也已經赤裸,白色的襯衫和胸罩散

落在地上。云鬢紛亂的她則雙手扶在冰櫃上上,他右手環著我媽的胸部,握弄著

我媽的豐乳,另一隻手則在媽媽誘人的翹臀上摸著。他用鼻子聞著我媽的發香,

伸出舌頭在她的脖子上輕舔著,同時下體也不聽的運動著。

  房間內充斥著「撲哧撲哧」的抽插聲。

  半個小時後他把頭埋在了我媽的胸口,摸乳拍臀,極盡欲求。

  這時我聽見我媽邊喘氣邊對他說,「嗯——嗯——你輕聲點兒啊!」

  他也不答話,咬牙埋頭苦幹著。又過了三四分鐘的時間後他變得更加狂放起

來,冰櫃連同我媽的身體被壓得搖搖晃晃。

  她知道狗蛋兒要來了,這是高潮的前奏,她自己下體承受的力道越發猛烈,

節奏越發緊湊。只聽見狗蛋兒激動地問著我媽,「騷貨!我要射了!

  「哦,哦!都給我,都給我吧,我喜歡你的,喜歡——嗯——嗯。」她用淫

蕩地聲音回應著。

  「我操,我操!」狗蛋兒瞬間就爆發出了激情。

  「啊——老公——我要瘋了啊——你大啊——大啊——真大啊——啊——啊

——你弄死我吧——我是你的女人——我是你的——啊!」我媽則死死摟住他的

腰,呼喊呻吟,浪聲叠起。

  狗蛋兒又狂抽猛插了幾十下後,一陣快感直襲他的腦門,緊緊抱住我媽的身

體,用力的將陰莖往她的身體裡捅,然後陰莖爆發出了一股一股的精液,直奔我

媽的子宮。當他的最後一滴精液射完後,兩人都長長的舒出一口氣,然後保持著

交合的姿勢趴在桌上一動不動,任由空調的冷風吹在他倆身上。過了一會兒兩人

才從快感中恢復過來,我也在這個時候射在了地板上。

  狗蛋兒很悠閒的掏出煙點了一根說,「騷貨幫我清理一下!」

  媽媽幽怨的說,「就會折磨人家!」,然後跪在地上把狗蛋兒的雞巴放進嘴

巴裡面。

  我知道我得趕緊走了,過了一會兒,商店門響了一下,我知道狗蛋兒走了。

媽媽走到我屋門口,我趕緊裝著睡覺,媽媽看見我睡的正熟呢,就回去睡覺。媽

媽怎麼和狗蛋兒在一起的呢,想著媽媽被狗蛋騎在身上操弄的淫蕩情景,我又一

次射了。